“泛娛樂”“新文創”講好故事 新時代文化產業

發表時間︰2018/9/17   來源︰光明日報   作者︰
[導讀] 當前,文化產業面臨著高質量發展的需求,在文化與科技等行業融合趨勢凸顯、文化產業內部結構調整升級、文化消費模式和需求發生變化的新時期,現代文化產業體系和市場體系的構建和完善也面臨著新的挑戰。

當前,文化產業面臨著高質量發展的需求,在文化與科技等行業融合趨勢凸顯、文化產業內部結構調整升級、文化消費模式和需求發生變化的新時期,現代文化產業體系和市場體系的構建和完善也面臨著新的挑戰。

數字科技要素創造文化產業新業態

有數據顯示,自2010年以來數字文化產業上市公司營收增速一直在20%以上。2017年5.5萬家全國規模以上文化及相關產業企業共實現營業收入91950億元,比上年增長10.8%,其中以“互聯網+”為主要形式的文化信息傳輸服務業營業收入7990億元,增長34.6%。

數字科技成為現代文化產業體系的重要構成要素。當前,現代科技在文化領域的運用越來越廣泛,文化與科技融合日益加深,使我國文化產業內部結構發生變化,傳統文化產業不再佔據高位,與互聯網、數字科技相關的產業形態上升為主導性產業和最大的增長點。

“文化科技融合催生新型文化業態,是我國文化產業大發展的重大機遇。文化科技融合將成為最重要的發展動力,技術革命將推動文化產業出現重大結構調整和優化。現在已經可以看得很清楚,今後5—10年將是技術進步給文化發展帶來根本性變革的時期。”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員張曉明指出。

移動互聯網的普及,人工智能、大數據、VR、AR等現代技術元素的應用,為文化產業發展注入新活力。在各地,旅游行業推出基于數字科技的體驗項目,網絡動漫、網絡文學和影視IP成為熱點,直播、短視頻等數字娛樂產品受到年輕群體的歡迎,文化產品的數字遠程傳播成為重要傳播方式。可以看到,科技創新、網絡文化娛樂生態、跨界融合將成為我國文化產業業態創新的主要模式。

北京大學文化產業研究院副院長陳少峰指出,數字文化產業的逐漸興起,讓傳統文化產業面臨著沖擊和考驗,傳媒業、旅游業、演藝業、出版業曾經的傳統發展方式不再適應市場需求,需要尋找轉型升級的路徑,選擇文化與科技、互聯網融合的道路,從舊業態向新業態轉變。

“說起文化產業與互聯網的融合發展,當前許多文化企業僅局限于互聯網傳播方面是不夠的,更重要的是通過改造進行創造性轉化,創造出新的模式和新的業態,例如故宮做的3D清明上河圖以及其他數字旅游產品,就是很好的實踐。”中國人民大學文化創意產業研究所所長金元浦表示,面對時代的變化,現代文化企業需要有敏銳的觀察力,才能找到進入現代化發展的途徑。

加強文化產業鏈與品牌建設

健全現代文化產業體系和市場體系,培育市場主體是根本。一大批文化企業正在高速成長,2018年上半年,據對全國規模以上文化及相關產業5.9萬家企業調查,上述企業實現營業收入42227億元。當前文化產業的發展不僅在于“量”的增長,更應注重“質”的提高,最大的挑戰在于形成產品結構布局合理、產業鏈完備的產業體系,以適應現代經濟的高質量發展需求。

由于我國文化企業發展大多時間不長,文化產業發展方式較為粗放,不少行業存在產品同質化問題,現代文化產業鏈、文化品牌打造一直是短板所在。

“從影視產業來說,好萊塢是文化全產業鏈發展模式的典型代表,從圖書、影視、游戲、旅游、周邊產品等方面,已有IP的積累使其每年都有大量文化衍生產品營收。而我國大多數電影公司,目前只靠一次性票房收入,沒有形成產業鏈和IP積累,這是差距所在。”陳少峰指出。

在我國,網絡文學IP的影視、游戲改編火熱。騰訊公司曾提出“泛娛樂”“新文創”等概念,在網絡文學、影視、游戲、動漫等多領域業務協同聯動發展;旅游業與演藝、歷史文化教育、文創產品的結合等,都形成文化產業鏈構建的初步探索。

“根據已有的調查研究,只有擁有故事性、體驗性的品牌才能成為受歡迎的品牌。文化企業要避免急功近利,應當著眼于長遠,講好故事、打造好的形象IP和產品IP,發揮企業的創造力,提升文化內涵。唯有此,才能打造有競爭力的文化品牌。”陳少峰認為,例如一些明式家具,是與古人的禮儀要求、生活方式結合的;故宮文創產品將歷史文化與生活功能結合在一起,因此受到人們歡迎。

品牌的形成根源于優質的內容產品。文化企業應當提供怎樣的內容、產品,提升文化產品供給質量?

金元浦認為,以文化消費驅動是關鍵。隨著人們文化消費需求層次不斷提高,對文化產品供給質量的要求也在提高,要創造人們喜聞樂見的優質內容、優質產品,就要努力適應當前消費模式的變化。“目前,各地建設特色小鎮、公園城市,農旅結合模式運用等,都依托旅游消費需求的變化;各地的創意產品大賽、旅游產品大賽促進了優質文化產品的誕生。”金元浦舉例說。

對于企業自身建設來說,拓寬融資渠道,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是進入現代市場體系的關鍵。金元浦提出,一直以來,大部分文旅企業並未真正建立現代化企業制度體系,近期嗶哩嗶哩、虎牙、映客等平台的迅速發展直至上市,為我們帶來一些啟示。建立現代企業制度,要轉變觀念,善于運用投融資等手段,開拓國際化的市場。

文化產業市場化程度不斷加深

加快健全現代文化產業體系、市場體系,完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建設,對深化文化體制改革具有基礎性作用。多年來文化體制改革的不斷深入,催生了一大批文化企業的繁榮發展,政府主導、社會企業參與的現代公共文化服務體系,將推動文化事業與文化產業共同繁榮發展。

隨著數字技術、移動互聯網、新媒體的普及,公共文化服務更依靠市場的力量。張曉明指出,我國當前出現了兩大公共文化服務體系,一是以廣電等傳統媒體為主要媒介的、以在地硬件設施為主要形式的公共文化服務體系,一是以新興媒體為主要載體的、在線內容為主要形式的現代文化服務體系。兩大體系相互配套、相互支撐、日益融合,形成了全新的文化生態。

“上海、天津等全國多個城市推出的公共文化雲服務,通過政府購買的方式與文化科技企業合作,為居民提供文化活動信息以及圖書借閱、票務預訂等服務,同樣是科技革新帶來的公共服務體系的改變。”金元浦表示。

當前,公共文化服務建設存在的問題在于大多資金投入放在了硬件設施建設和維護方面,但內容建設相對缺乏。通過公共文化服務與社會機構、文化企業合作的方式,可以優勢互補,與文化產業市場共同發展,目前已有一些成功實踐。“文化場館可以采用政府建設、企業運營的方式,盤活文化資源,例如一些地方的博物館與企業簽署協議,在文化創意產品開發銷售、交流展覽活動等方面合作共贏,值得借鑒。”陳少峰指出。

健全現代文化產業體系,需要發揮政府、企業和社會的協同作用,政府要保證對文化市場的調控能力,將社會效益放在首位,引導企業實現社會效益和經濟效益相統一,通過政府的主導、引導、扶植與推動,制定政策、營造環境、做好服務,為文化產業發展鋪路。

在政策扶持方面,過去資金直補直發的方式已經越來越少,政府的幫扶作用更多在于方向引導、市場化引導。專家認為,當前文化產業政策已經有以產業政策推動為主,市場內生動力為輔的階段,走向以開放市場、調動市場內生動力為主,以產業政策干預推動為輔的階段,初期政策“扶上馬”,最終將引導文化企業進入市場化競爭。

“從十八大以來我國政府出台的政策的變化趨勢看,跟文化體制改革配套出台的政策,由主要面向文化機構,正在轉向支持整個文化產業的發展,產業支持性政策轉向市場建設。如資本市場的構建、文化金融的合作等開放市場的政策推動了文化產業的發展。”張曉明提出。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說說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評論>>最新評論 [0 條]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