踟躕緣于我們自己

發表時間︰2018/9/7   來源︰甘肅日報   作者︰王小王
[導讀] 我跟弋舟的小說《我們的踟躕》中的人物李選是同一個年齡段的人,女人,在一段時間內,我也跟她一樣面對著某些似是而非的愛情。曾經,當我听到“我愛你”的時候,會毫不猶豫地感動、相信,如果我覺得我也愛了,會無條件地接受、付出...

我跟弋舟的小說《我們的踟躕》中的人物李選是同一個年齡段的人,女人,在一段時間內,我也跟她一樣面對著某些似是而非的愛情。曾經,當我听到“我愛你”的時候,會毫不猶豫地感動、相信,如果我覺得我也愛了,會無條件地接受、付出。不知道是什麼改變了這一切,後來,我听到“愛”就像听一曲悲歌,不再是欣喜和幸福,我會告訴自己,這只是一首歌而已,只需要靜靜地听完。弋舟說︰“是什麼,使得我們不再保有磊落的愛意;是什麼,使得我們不再具備死生契闊的深情?”是什麼呢?他沒說,他只有問題,沒有答案。

我原本連問題也沒有,作為女人,我把全部責任推給了男人。可曾鉞說我心里也有魔鬼。我起初不信,但當他吟著“使君從南來,五馬立踟躕”來到我面前時,我的魔鬼果真出現了。我一邊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近,一邊在內心猶疑和抵擋。我沒有告訴他我背後有另一個男人,是怕他真的像使君一樣被嚇跑。我不想他跑掉,對于一個渴望愛情的女人來說,他未嘗不是一個選擇。然而我也不敢一往無前地投奔他的懷抱,三十多年沒見了,僅僅憑借年少時的些許好感就能一見傾心,繼而產生生死相隨的深情嗎?我不相信他,也不相信自己,而且,我也無法完全放棄背後的那個男人。張立均的高大壓迫著我,也吸附著我,我沒有勇氣,也沒有能力將他徹底擺脫。可在一場車禍發生之後,張立均和曾鉞的角色竟奇異地對調了,面對張立均,我有了點從前沒有過的倔強和剛強,因為恍然覺得有了另外的依靠。事實是,兩個男人不但沒有讓我感到雙重的安全感和幸福感,反而覺得自己更沉淪,也覺得自己更孤冷。似乎是多了一個選擇,然而兩個方向互相牽制、糾扯,我越發不知道何去何從。

那愛呢?我為什麼不能完全遵從內心的愛?因為在這個時代,愛已有了太多附加,像一件衣服上墜了層層疊疊閃亮的配飾,我早已看不清衣服本身的質地與顏色,不僅看不到我自己的,也看不到他們的——曾鋮和張立均,我都看不到……

小說讀完,我意識到,我不是李選。可我怎麼就不是李選呢?任何一個女人都可能是李選。如果曾鉞和張立均合二為一呢?把兩小無猜的親近、對愛情不顧一切的狂熱、只手遮天的強大、高大俊朗的外表、穩重慷慨的美德、執子之手的勇氣和堅守合在一起,把兩個人都不足夠多的愛也加起來,重新造一個男人,李選還會踟躕嗎?我不知道,小說里沒這樣寫。我知道我不會再踟躕,我會熱烈地投入,完全不計後果。原來,我們的踟躕只是緣于貪婪,是覺得擁有的不夠好,是想要得到更多。貪婪使贏得愛情與爭取名利變得異曲同工,我們愛得小心翼翼,愛得前思後想,愛得猜度,愛得擔憂,愛得失去了自己。愛不再像愛,而更像是一場社交。

弋舟對李選狠心。面對一個人,他的心對我們來說往往就是一顆完整嚴實的橘子,弋舟將這顆橘子用小說剝開了,一瓣一瓣地分開來。可他對李選又深懷愛意,比曾鉞愛,比張立均愛,他理解她,心疼她,懂她,體貼她的無奈。這不是因為他是一個男人,而是因為他是一個小說家。小說家塑造了兩個不同的男人,分別代表了除了情欲以外男性對女性的兩種需求,一種是虛無層面上的,追求美與愛的憂愁,以期稀釋靈魂中的孤獨和絕望,另一種則是為了使自己更強大,為了以女性的身心依附來彰顯男性力量。後一種看似世俗,竟也有著虛無的本質,它難道不是緣于強大表象下那讓人痛惜的自卑嗎?于是,兩個男人同樣得到了小說家的諒解,弋舟對他們與對女性的書寫一樣,毫不留情又處處深情。他們也渴望那種單純又熾烈的愛,卻恐懼因而也抗拒著自己的全心付出,他們欲拒還迎,躲躲閃閃,小心分析著女人的心理,據此調整自己的態度,設計著自己的表現或者說表演。這踟躕多麼可憎又可悲,如果不是因為貪婪,何苦又會這樣流連?

我們的愛變成了這樣,卻是永無可解的問題,因為一切都是緣于我們自己。這多麼令人悲傷。

《我們的踟躕》把現代情感進行了如此細膩而刻骨的書寫,小說的追問已從時代的橫斷面穿透,直切人性,並點到了人類原罪的咽喉。然而它的敘述又那麼情深義重,讓人感到了一種溫柔的強大,一種帶著愛意的恨和一種帶著恨意的愛。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說說你的看法
查看所有評論>>最新評論 [0 條]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