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永年︰中國需要什麼樣的意識形態?

發表時間︰2016/8/24   來源︰俠客島   作者︰
[導讀] 上周末,在廣州,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IPP),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一起,召開了一場名為“當代世界的秩序與治理”的國際研討會。島叔受邀參加了這次會議,听了不少有啟發的發言。
上周末,在廣州,華南理工大學公共政策研究院(IPP),與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一起,召開了一場名為“當代世界的秩序與治理”的國際研討會。島叔受邀參加了這次會議,听了不少有啟發的發言。

今天推薦給大家的,是會上鄭永年教授的一篇演講,關于意識形態問題。因為是口語化的演講,倒是輕松曉暢。

以下是發言實錄,略有字句更改。本文不代表俠客島觀點,僅供學術討論參考。

————————————————

我想談談發展中國家的意識形態與經濟發展之間的關系。

為什麼要談這個問題呢?最近一段時間,我覺得意識形態,無論是對經濟發展,還是社會各方面的革命,都有非常大的影響。尤其是最近,無論在發達國家還是在發展中國家,包括左派、提倡全球化的右派、以及反全球化的各種意識形態,在實際的生活中到處可見。

在西方的學術研究中,意識形態現在越來越不重要了。但意識形態一直影響著我們實際的生活。我今天就先講幾點一般的意識形態的觀察,再講講中國的意識形態跟經濟發展的一些情況。

關系

第一,從經驗來看,如果把發達國家跟發展中國家比較,我覺得發展中國家意識形態對經濟發展的影響要比發達國家深刻。當然,任何一個國家,無論是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經濟行為都會受到意識形態的影響,不過在發達國家這種影響會比較淺、不是那麼深刻。

這其中首要的原因,是政治跟經濟之間的關系。在發達國家,政府干預經濟的程度要少一些,尤其是英美國家。當然,日本、德國可能政府對企業的經濟的干預會深一點。不管怎麼樣,發展中國家的政府對經濟的干預遠遠大于發達國家。

其次,發達國家法治比較發達,法治建設比較好,這意味著政府跟企業之間有一個邊界,政府不能隨意去干預經濟生活。

第三,發達國家經濟領域企業自治程度比較高,企業界有能力抵制國家的干預,發展中國家這種國家干預的能力就比較高,企業抵制政府干預的能力比較低,所以它更受意識形態的影響。

意識形態也不簡單是一個好壞的問題。意識形態是可以對一個國家的經濟行為產生正面的影響的,比如中國,1949年以後很長的一段時間內,意識形態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很大;同樣的作用也發生在“亞洲四小龍”身上。另一個例子是拉丁美洲,意識形態對經濟影響也是很大的,一會兒搞左派民粹主義,一會兒是右派民粹主義。從這個角度來說,歐洲的福利主義、美國的新自由主義,都會或多或少對經濟產生影響。

意識形態還有一種道德性的含義。在發展中,我們往往觀察到,有一些政治人物,即使政策失敗了,還是可以用意識形態為他辯護,所以在某種方面,我覺得意識形態是失敗者的有效的武器。中國改革開放以前,“寧可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這就是意識形態論證的不合理的經濟政策。


需要

從這個角度來說,中國現在需要思考什麼樣的意識形態?

中國實際上走過的兩種意識形態。毛澤東的時代,意識形態高于一切、政治高于一切,尤其表現在文化大革命。階級斗爭就是是意識形態主導了一切,最後導致了很多的問題。毛澤東早期,1949年到文革以前,尤其是大躍進以前,還是做了很好的新民主主義革命,但是後來慢慢就激進化,導致了鄧小平所說的,我們搞的不是社會主義,我們曲解了社會主義,我們搞的是貧窮社會主義,貧窮社會主義是不能搞的。

鄧小平掌權以後,有一個意識形態的轉型,當然他的做法是,好多意識形態我們說不清楚,不要去說,直接去做的就行了。但是實際上也有一種意識形態——1987年開始,中國共產黨十三大,開始有了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理論,這個初級階段理論,就是為了論證市場經濟的合法性。鄧小平後來提出,市場經濟都是工具,社會主義、資本主義都可以用。

現在也是出了一些問題,覺得發展高于一切,其他方面好像不重要了。確實,出現了一些問題,正像其他國家一樣,因為80年代開始,正好是中國全球化的開始,如果沒有中國的加入,很難理解世界的全球化。在這個過程中,中國共產黨也是配合全球化的浪潮,中國取得了巨大的經濟建設成就的同時,也導致了很多的社會問題,不僅有環保的問題,還有社會公平公正的問題,收入差異、社會分化都出來了。

因此,十八大以後就有了大的轉型。以前,毛澤東時代、改革開放的前30年跟後30年之間似乎有一種鴻溝,因為中國的左右派一爭論就說,改革開放前後30年,好像把它對立起來。但我覺得,無論是你喜歡也好,不喜歡也好,無論是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作為黨的意識形態是客觀存在的,而不是互相的取消、互相否定。

但問題是,未來呢?

我的理解就是,我們並不是要回到毛澤東的時代搞階級斗爭或者搞分配,也並不是說鄧小平的意識形態不用變了,我們可以一直這樣下去,我是覺得社會主義初級階段本身也要發展,所以我們需要一種能超越毛澤東跟鄧小平的意識形態,而不是說簡單的把兩種加起來,或者重新選擇另外一種,這都是不正確的方法。

中國最好的智慧就是要辯,以前的激進主義走不下去,現在需要的是在經濟發展跟社會公平兼顧的意識形態往下發展。我來這里之前,新加坡組織了一次國際會議,說我們需要一種新社會主義,我們需要一種開拓的精神。現在的中國是,社會意識形態的多元化已經是一種事實,你喜歡它也好,不喜歡它也好,作為執政黨,怎麼來管理那麼多的意識形態?

從這個方面來說,還是要回到鄧小平的實事求是,我們要有一種開放的精神,對待不同的社會利益、不同的社會思潮、社會意識形態,作為一個執政黨,要各方面都兼顧。

我一直說,中國改革開放以後,中國基本上經濟學家治國,把所有的社會領域都商品化、貨幣化了,你看看醫療、教育,公共住房,中國是最具有商業化的,資本化的,其他國家就不一樣。我覺得社會主義還是很有效的,但是新的時代怎麼樣界定我們的社會主義,我覺得是非常必要的,這也是考驗中國領導人一個重要的考試。

注︰微信群已滿,你可以加島妹的微信(15911166061),讓她幫你拖入,注明是想加學生群、公務員群、企業員工群、媒體群、經濟金融群還是海外人員群。同時,我們也歡迎大家加入俠客島微社區。很抱歉,島妹每天微信加人數量有限,手機常常癱瘓,造成一些島友排隊等候時間過長,我們深表歉意,希望耐心等待叫號。麼麼噠。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推薦圖書 返回欄目 返回首頁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