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與日本︰歷史心理的博弈與美國角色

發表時間︰2016/6/2   來源︰IPP評論微信公號   作者︰蘭斯•戈爾,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所高級研究員
[導讀] 中日間近年來跌宕起伏關系的癥結是歷經了各種偶然、漫長且復雜的歷史對立。有時候,這種對立關系可以歸結到歷史與人際關系層面的原因,並表現得像小孩之間的街頭打斗。

  中日間近年來跌宕起伏關系的癥結是歷經了各種偶然、漫長且復雜的歷史對立。有時候,這種對立關系可以歸結到歷史與人際關系層面的原因,並表現得像小孩之間的街頭打斗。

  日本自二戰結束以來就一直在美國的保護傘下享受著和平與繁榮,但隨之而來的代價是,因為日本在安全上依賴于美國,從而剝奪了它得益于經濟體量而來的政治大國角色。在這個意義上,日本是個“非正常”國家。鑒于其由美國培養起來的經濟與技術實力,日本完全有能力保護它自己。這讓日本對那種依賴感到憤恨。于是,愛與恨塑造了美日關系。

  長久以來,日本一直懷著在地區與全球事務中扮演領導角色的雄心。就地區而言,它希望能重新扮演在19世紀末20世紀初曾經擁有的舉足輕重的角色。但這個雄心已經因它對美國的依賴而受挫。日本發現這種依賴正變得越來越令人不自在和具有強迫感。中國不斷擴展的地區與全球影響力已然讓日本陷入恐慌,它害怕它的大國夢被中國超越,並且可能要永遠生活在其強大鄰居的影子下,即使它能最終擺脫美國的陰影。

  既然中國已經取代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並將可能變成第一,日本成為被認可的政治大國的機會窗口正在迅速關閉。首相安倍晉三正在抓緊最後的機會重新確立日本的地位,以免為時過晚。而這正是中日間緊張關系的根源。

  歷史是這兩位對手間不朽斗爭的關鍵。日本文化的主體借鑒自中國,且在1894年中日戰爭前的所有戰爭中,日本都以失敗告終。在18世紀與西方相遇前,日本都視中國為老師和熱切模仿的榜樣。古代歷史給予了中國優勢。而中國同樣試圖抓住每一個機會,利用日本在侵略戰爭時期犯下的暴行以及把日本人描繪為死不悔改的軍國主義者,來維持這種心理優勢。

  為了壓制中國的優勢,日本尋求了一種修正主義的路線來重塑歷史,從一個不同的角度上讓日本看起來不那麼邪惡,而更多地變成受害者。實際上,在許多日本人,尤其是其統治精英的內心深處,都認為日本是二戰的受害者。他們對“美國的種族滅絕罪行”——東京大轟炸以及廣島長崎的原子彈爆炸,懷著怨恨之情。參拜靖國神社、企圖掩蓋戰爭時期的暴行和否認“慰安婦”問題、修改歷史教科書、試圖修改在戰後聯軍最高司令部制定的和平憲法等,所有這些都反映了日本要卸下歷史罪行,變成“正常國家”的企圖。

  從文化意義上來說,美日同盟是一個反常的聯盟。日本與中國在文化上的親和力也許能為兩國更堅實和持久的關系鋪平道路。這對美國來說正是危險所在,它明白它必須緊緊地拴住日本。

  正常化是日本實現大國雄心的前提條件。但它在與中國對陣前遭遇了美國,于是它必須首先處理好“美國的問題”。作為一個軍事上依賴美國的小伙伴是日本仍然不是“正常”國家的首要原因。

  不同于美德之間,美日同盟從文化意義上來講是一個反常的聯盟。日本與中國在文化上的親和力也許能為兩國更堅實和持久的關系鋪平道路。

這對美國來說正是危險所在,它明白它必須緊緊地拴住日本。而對日本人來說,美國從佔領者到盟友的轉變其實是對它的利用,而不是信任,尤其是當美國需要中國的合作來處理眾多世界事務的時候。日本在面對G2或“中美國”的概念時會感到恐慌。

  日本似乎故意推動釣魚島/尖閣諸島沖突朝著攤牌的方向升級,讓美國牽涉其中;它還積極介入南海問題,發表關于中國周邊“民主國家聯盟”的煽動性談話等等。所有這些都是被設計來為一件事創造條件,即從美國那里獲得更大的活動空間。包括發展其軍事實力、修改和平憲法以及最終獲得完全的主權。一個由外國人制定的憲法對于國民心理來說必然是一個恥辱。

  另一方面,美國作為世界警察,由于國家實力的相對衰落,權力在被加速稀釋。美國急需一個更強大的日本來制衡崛起的中國。當然,它還是會一如既往地要日本做小伙伴,緊緊地拴住日本。美國必須要維持的這兩個目標間的微妙平衡,而安倍要“正常化”日本的決心恰恰威脅到了這一平衡。

  安倍的歷史修正主義激起了韓國和其他亞洲國家的憤怒。美國要建立美日韓三邊同盟,以形成針對朝鮮的統一戰線,同時又要避免刺激中國,但安倍的行為很明顯正在破壞這一努力。不過,美國的最終目標是要遏制一個愈發自信的中國和一個向東看的俄羅斯。

  中國即便不是西太平洋的主導權力,也至少是數千年來的巨人。它有著重新獲得歷史上應有地位的心理傾向。這需要中國對日本進行心理上的和象征性的重新征服。如果做不到這一點,中國就無法洗刷被日本侵略的恥辱。

  因此中日正處于被認為無法避免的歷史心理戰中。從長期來看,中日間的競賽將可能以中國佔優而告終,即使只是象征性的。這是因為中國要大很多並且處于上升軌道,而日本則陷于緩慢但穩定的長期衰落中。我們可以反觀歐亞大陸上另一對歷史上的生死冤家——法國與德國。它們在兩次世界大戰前已經相對平等地共存了很長時間,實際上它們不得不相互尊重,好好相處。中國與日本在歷史上從未嘗試過這種均衡的關系。它們迄今為止都未能在心理上平等相待,恰恰相反它們互相看不起對方。所有跡象都表明,它們之間的競爭必須分出勝負或等級次序。

  美國在這場競爭中扮演著關鍵角色,但卻對該地區正在上演的心理博弈不怎麼感興趣。中日不再相互妖魔化對方後,只能自己去學習相處,培養相互的尊重。但在這個過程中,美國扮演了一個令人討厭的、歪曲的角色。

  設想一下︰日本不尊重中國的部分原因是它認為二戰擊敗它的是美國,而不是中國。這種想法使得日本能繼續保留從兩次中日戰爭中獲得的優越感。反過來,如果根據條約義務,美國在未來的戰爭中幫助日本戰勝中國,那麼中國也不會由此而尊重日本,因為它將認為是美國擊敗了它,而不是日本。這樣一個勝仗只會讓新一輪的對立重新開始。同時,日本也將保存它從美日同盟中獲得的優越感。

  因此,在真正意義上,美國同時阻止著這兩個亞洲國家走向成熟。

  作者︰蘭斯•戈爾,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所高級研究員

  譯者︰劉亦淇 

投稿 打印文章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推薦圖書 返回欄目 返回首頁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