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燦榮︰打造有分量的“中國式”全球治理

發表時間︰2016/4/20   來源︰環球時報   作者︰
[導讀] 2015年中國外交有兩方面內容比較突出︰一是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另一個是更加關注全球治理。未來中國的全球治理能否具備相當分量,中國能否對全球治理做出更大貢獻,可能取決于以下因素︰  一是中國國內發展情況。

“全球治理赤字”對中國尤其不利

2015年中國外交有兩方面內容比較突出︰一是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另一個是更加關注全球治理。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是個重要日子,我們將其作為重點工作實屬意料之中。但全球治理變得如此突出多少有點出人意料。習近平主席在從去年9月到今年1月的每次出訪中都談到全球治理,並落實到了具體行動和資金支持上。這種變化背後可能有三方面原因︰

首先是近年來中國海外利益擴展迅速。過去我們海外利益不是很大,面對的威脅相對也比較小。但現在中國海外利益在國家利益中的分量顯著上升,以至于我們不得不予以更多關注和維護。

其次是客觀形勢需要,因為現在全球秩序比較混亂。英國《金融時報》一位專欄作家不久前刊文指出,現在全球各主流國家都處在不同程度的焦慮之中。比如美國焦慮,結果出現了“特朗普現象”;歐洲前景堪憂,面對伊斯蘭化問題;日本、俄羅斯、中國等都不高興,雖然原因不甚相同。這種焦慮的背後原因就是失序,由美國主導的國際體系不再那麼有效,而新體系又尚未建立起來。

從學理上講,這種全球性問題在上升而全球治理能力在下降的狀態叫作“全球治理赤字”。這種狀態對世界各國都沒好處,但對中國可能尤其不利。因為美國、日本和歐洲國家多是老牌發達國家,較之過去是在收縮海外利益,可是中國正處在擴展中。現在中國公民個人變得更加富足,因此有了所謂“世界那麼大,我想去看看”的願望;中國資本也抑制不住拓展海外市場的熱情,統計顯示2016年前三個月中國對外投資已經超過去年全年。這些情況客觀上要求我們更加關注全球治理、照顧自身利益。

再者就是心態變化。現在我們正致力于構建中國特色大國外交,這是一個需要特別注意的變化。以前中國更多地將自己定位為區域大國,但從“構建中國特色大國外交”的目標來講,我們追求的是成為一個世界大國。

中國全球治理觀與美國有何不同

基于以上原因,中國理所當然要對全球治理予以更多關注。但同早已涉足全球治理的美國相比,中國的全球治理觀有著很大不同,這種差異至少可以體現在以下四個方面︰

第一,中國的全球治理是“以聯合國為中心”,而美國是“以聯盟為中心”。中國非常看重聯合國的道德價值,看重自身作為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地位,對聯合國要尊重得多。相對而言,雖然美國在二戰後主導建立了聯合國,但從歷史上屢見不鮮的事實來看,美國一直是將聯合國作為工具看待和利用。

第二,從議題上講,中國是以發展為優先,美國是以安全為優先。雖然和平與發展是當今國際社會的兩大主題,但美國更加關注和平,更多從它自身及其盟友的安全著眼,對經濟發展的基礎和條件看得較輕。中國則認為,長期安全或和平的基礎是可持續發展,沒有發展便無長期和平可言。習近平主席去年9月26日在聯合國發展峰會上指出,全球仍有8億多人在挨餓,因此“我們必須攥緊發展這把鑰匙。

第三,中國目前強調的是全球伙伴網絡,而美國著力于維持一種等級制體系。按照我的觀察,美國居于世界之巔;第二個層次是英語國家,比如英國、加拿大等;第三個層次是以日本、德國為代表的盟友;第四個層次是“伙伴”,這個層次國家較多,比如泰國、巴西等;第五個層次是中國,屬于“競爭者”;第六個層次是俄羅斯,屬于“對手”;第七個層次是“敵人”,比如“伊斯蘭國”等非國家行為體和其他恐怖分子;第八個層次相當于印度種姓制度中的“賤民”,是對美國而言微不足道、根本不值得去理睬的一些國家。

第四,中國在全球治理中堅持不干涉內政原則,而美國則致力于在全球範圍內推動民主化。中國認為各國選擇適合自身的發展道路是既利己又利人的思路,但美國則希望在全球範圍內推行“美國化”,對于相關國家是否具備“美國化”的基礎和條件不管不顧。

如何使中國的全球治理更有分量

總體而言,中國剛剛開始嘗試全球治理,在技巧方面還不熟練。未來中國的全球治理能否具備相當分量,中國能否對全球治理做出更大貢獻,可能取決于以下因素︰

一是中國國內發展情況。如果沒有國內經濟和其他各方面的發展作為支撐,那就很難在國際上獲得話語權。國內發展分為硬實力和軟實力,中國硬實力發展得不錯,但軟實力相對欠缺。現在,提升軟實力可謂是全國上下的共識,但我們也要注意不能過于夸大軟實力的獨立作用,正所謂戰場上拿不到的,談判桌上也拿不到。因此就國內因素而言,經濟發展終究還是首要。當然在此基礎上,我們也提出了實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等要求。

二是大國心態的變化。雖然過去幾十年來中國實現巨大發展,但中國民眾仍然處在百年國恥的屈辱感中。這在網絡輿論中非常普遍,比如“受害者”心理,只要中國和別國一發生沖突,就有人說“你又欺負我”“連菲律賓都來欺負我”;再如“陰謀論”,只要一出事就肯定是美國在背後搗鬼;還有就是對于中國對外援助微詞頗多,認為國內發展尚不平衡,為何要把那麼多錢給其他國家。這類心理當然不是健康的大國心態,至少是在相關問題上缺乏客觀認識或大局觀。這就好比中國的個子已經長到一米八了,可心態還是小學生心態,還需要進一步培養。

三是中國的全球治理必須切實做出成績來。現在,一批由中國首倡的規劃構想或主導建立的國際機構,比如“一帶一路”和亞投行等,都已處在實質推進或運營階段。接下來的重點就是必須辦好,要讓沿線國家或項目所涉國家的政府和民眾產生獲益感。

四是要協調好與現代體系的關系。必須承認,中國在現有國際體系中獲得很大利益。中國現在的定位是對當前國際體系做些補充,加入中國元素,但我們不是“革命家”而是“改良者”。再以亞投行為例,中國強調這是對現有國際金融體系的補充,亞投行與世行和亞開行更多的是合作伙伴而非對手關系。(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系學院副院長、“長江學者”特聘教授,本文基于在“對外經貿大學第三屆國際政治經濟高端論壇”上的發言整理補充而成)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