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建民︰南海問題要沉住氣、全面看、有信心

發表時間︰2016/4/11   來源︰球時報   作者︰
[導讀] 在不久前的博鰲論壇上,舉行了第三屆南海分論壇,主題是《凝聚共識、加深互信、促進合作》。來自亞洲、北美、歐洲、澳洲四大洲的13個國家、100余名代表出席,這是我第一次出席並主持博鰲論壇框架內的南海分論壇。

在不久前的博鰲論壇上,舉行了第三屆南海分論壇,主題是《凝聚共識、加深互信、促進合作》。來自亞洲、北美、歐洲、澳洲四大洲的13個國家、100余名代表出席,這是我第一次出席並主持博鰲論壇框架內的南海分論壇。我認真听取了各國代表在會上的發言,會下我與中方和外方代表進行了深入的交流。我覺得在南海問題上,我們要沉住氣、全面看、有信心。
 
  南海緊張局勢被夸大
 
  沉住氣就是我們在處理南海問題時要抓住問題的本質,不要盲目地跟著西方媒體跑。
 
  近幾年來國際主流媒體對南海問題做了大量的報道,炒得沸沸揚揚。好像南海問題已經到了劍拔弩張、一觸即發,戰爭迫在眉睫的地步。有的甚至聲稱“南海是全球最危險的地區”。然而,在南海分論壇上,各國代表的共識是︰這些媒體夸大了南海的緊張局勢。

 

  的確,南海各聲索國之間存在著嚴重的分歧,各國也采取了一些相互防範的措施,域外國家的介入增加了南海問題的復雜性,也存在著一定的風險。但是,本地區的緊張與中東地區正在進行的熱戰是不可相提並論的。
 
  有一位域外學者尖銳地指出︰美國的媒體歪曲了中國政府的立場,說中國認為九段線內是中國的領海,中國政府從來沒有說過這樣的話。這位學者還對美國媒體明確闡述了這一觀點,但是他的觀點沒有被報道。
 
  什麼是南海問題的本質?南海問題是歷史遺留下來的領土爭端,是在亞洲崛起的大背景下發生的。戰後國際關系一個突出特點就是亞洲的崛起。亞洲的崛起正在拉動國際關系的重心從大西洋向太平洋轉移,這是國際關系幾百年來最引人注目的變化,但這個變化的過程遠未完成。亞洲在崛起的過程中各國關系必定有一個調整和相互適應的過程,領土爭端可能會冒出來。鄧小平同志早在1984年就預見了這一點,提出了︰主權歸我、擱置爭議、共同開發的方針。小平同志提出的方針依然是我國政府處理南海問題的指導方針,而且在亞洲,乃至國際上贊成這個方針的人正在多起來。
 
  把南海問題放到全局里看

  全面看,首先就要把亞洲放在世界全局中來看。在南海論壇上與會代表一致指出,亞洲是全球經濟中最有活力、增長最快的地區。2015年亞洲對全球經濟增長的貢獻高達44%。在世界經濟復甦乏力、面臨各種難題的今天,亞洲的增長對全球經濟來說變得更為重要。
 
  和平與穩定是亞洲增長的前提。世界上沒有一個大國、沒有一個國家集團要把挑起南海地區的戰爭作為自己的政策目標,亞洲的增長大家都需要,挑起戰爭那不是自己跟自己過不去嗎?
 
  全面看的第二層含義︰南海問題是聲索國之間的一個問題,而不是它們之間關系的全局。毋庸諱言,各聲索國的分歧是很嚴重的,各方立場大相徑庭。然而,南海問題放在聲索國之間關系的全局中來看,這只是局部而不是全局。各聲索國之間有共同利益,也有分歧。但毫無疑問,共同利益遠遠大于分歧。
 
  就拿中國與菲律賓的關系為例,南海問題是在2010年後逐漸突出的。

2010年中菲貿易額為277億美元,2015年上升到430億美元。盡管兩國之間在南海問題上存在嚴重分歧,是什麼力量使兩國貿易額增長這麼快?那就是共同利益。
 
  全面看的第三層含義是︰盡管在南海問題上各方的立場迥異,但是大家都贊成和平解決。和平解決爭端,這是出席南海論壇各國代表的又一共識。

  全面看的第四層含義是,各方的立場不能看成是一成不變的。菲律賓想通過國際法院仲裁的辦法來解決與我的爭端,仲裁要雙方接受才行,如果有一方不接受,仲裁是不起作用的。歷史上國際仲裁不起作用的案例屢見不鮮。出席南海分論壇的東盟國家代表對我說︰今年菲律賓會進行總統大選,阿基諾三世不能連任,新政府是否采取上一屆政府的立場還需要觀察。
 
  南海問題一定會妥善解決

  有信心是指我們要相信南海問題最終是一定會得到妥善處理的。這是因為︰首先,時代主題變了。時代的主題已經從“戰爭與革命”演變為“和平與發展”。時代主題既反映了一個時代所面臨的主要矛盾,又指出了解決矛盾的路徑。歷史上,戰爭曾經是威力無比的,國與國之間的爭端,如果通過外交途徑解決不了,那就訴諸武力。但進入新世紀後,美國等發動了三場戰爭︰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亞。這三場戰爭不僅沒有解決任何問題,而且把中東和北非打亂了,使這個地區陷入了長期的、無休止的動蕩和沖突之中。
 
  戰爭解決不了問題,什麼能解決問題?和平與發展能解決問題。中國30多年的大發展,與國際社會合作的大進步不就是有力的例證嗎?

  第二,中美都不想打。中國目前面臨的發展機遇是1840年鴉片戰爭以來的第一次,保持發展的勢頭是中國21世紀最大的利益。中國的國防戰略是防御性的,不是進攻性的。獨立自主和平外交政策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一貫的外交政策。鄧小平曾經指出︰除非發生大規模的外敵入侵,中國將一心一意搞建設。實事求是地看,盡管我們面臨著一些威脅和挑戰,但不存在外敵大規模入侵中國的可能性。不想打,是我們的和平發展戰略所決定的。
 
  美國想打嗎?我看也不想。給中國制造一些麻煩,美國是願意干的,但與中國在南海打一場戰爭,美國沒有這個打算。美國連一個阿富汗都解決不了,怎麼可能要打中國?

  第三,共同利益使然。決定國家之間關系走向的是共同利益的多寡。今天,不管是中美之間也好,中國與東盟國家之間關系也好,中國與本地區其他國家之間的關系也好,共同利益都在發展。
 
  盡管中美之間存在著這樣那樣的分歧和摩擦,但中美之間的共同利益在發展,這是毋庸置疑的。3月31日習近平主席和奧巴馬總統在華盛頓會晤,雙方達成一系列共識就是有力例證。中美之間的共同利益在發展,正在各個領域、各個層面形成利益共同體,這就使兩國關系的基礎變得越來越牢固。這也是中美兩國不會落入修昔底德陷阱的根本原因。
 
  綜上所述,盡管處理好南海問題會有曲折、困難和挑戰,但這個問題最終是會得到妥善處理的。這是本地區各國之間共同利益的需要,也是亞洲、世界的和平、穩定與繁榮的需要。(作者是中國外交部外交政策咨詢委員會委員、前駐法大使)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期刊推薦
1/1
  原創來稿文章 更多>>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