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滿案,國家賠償的理念也需創新高

發表時間︰2016/3/31   來源︰京華時報   作者︰
[導讀] 陳滿案的賠償也許在總額上會突破一個新高,但這並不意味著國家賠償制度就可以停留于此。哪怕是漸進式改革,也需要一步一個腳印地往前推進。
  陳滿申請國家賠償案30日上午在海南省高級人民法院進行听證會。此前,陳滿因卷入一起殺人案,共失去自由8437天,他也是國內已知服刑時間最長的蒙冤者。不難推算,陳滿案的國家賠償數額也很有可能創下新高。
  在陳滿的國家賠償申請中,包含侵犯人身自由賠償金、誤工費、醫療費、後續治療費、精神損失撫慰金、申冤支出等在內,共9661332.92元。據報道,當事雙方在賠償事宜上仍有爭議,後續或將做進一步溝通。
  今年“兩會”期間,海南省高院院長董治良曾就陳滿案賠償問題回應稱,“該怎麼賠依法來裁斷,依法來賠。”賠償听證會的召開,是推動賠償的第一步。邀請當地人大代表、政協委員旁听,也傳遞出法院希望“以公開促公正”的決心。比起平冤進程中的延宕,這些都算積極進展。
  從現行法律和司法實踐來看,陳滿提出的966萬余元賠償額,要完全實現可能並不樂觀。依《國家賠償法》,侵犯人身自由賠償金,按照國家上年度職工日平均工資乘以羈押天數來計算。最高法院曾于去年5月下發通知,公布了2015年作出國家賠償決定涉及的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權的賠償標準,具體數額為每日219.72元。正因為具有確定性,在侵犯人身自由賠償金的賠償額度上,雙方應該不會有太大爭議。
  當然,合法性並不等于合理性。坐一天冤獄,賠一天工資,被一些網友戲謔為“包吃包住8萬一年”。這里的8萬,絕不是365天人身自由的等值價格。它只是在我國國家賠償制度演進過程,基于當下的一種相對合理的賠償額度。
  而誤工費、申冤支出、精神損失撫慰金等賠償額度的計算,司法實踐中的爭議就大了。以近年來的冤獄賠償為例:2010年,河南“趙作海案”,羈押11年後申請國家賠償120萬,獲賠65萬(包括“生活困難補助”在內);2013年,浙江“張氏叔佷案”,兩申請人分別獲賠110萬(其中精神損害撫慰金45萬元);2014年,廣東“徐輝案”,申請國家賠償327萬,獲賠157萬(其中精神損害撫慰金40萬);2014年內蒙古“呼格案”,呼格吉勒圖家屬獲賠205.96萬元。當然,每宗個案都不一樣,不能簡單比較,但從國家賠償額度的軌跡來看,近年來,百萬以上的賠償案例已成常態。
  從動輒十余年甚至二十余年冤獄所導致的一系列侵害來看,百萬級的賠償仍微不足道——在侵犯人身自由的背後,還有骨肉分離。電影《肖申克的救贖》中,被關押50年之久的老布不知不覺已習慣了牢獄生活。在獲釋後,展現在老布眼前的,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最終他以“到此一游”的方式選擇了自殺。這樣的例子在現實生活中也在上演,趙作海獲賠的65萬元,在歷經傳銷、投資等騙局之後,短短幾年就已耗盡。對冤案苦主來說,平冤糾錯意味著他們恢復了人身的自由,但心靈的枷鎖依然。
  因此,陳滿案的賠償也許在總額上會突破一個新高,但並不意味著國家賠償制度就可以停留于此。哪怕是漸進式改革,也需要一步一個腳印地往前推進。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期刊推薦
1/1
  原創來稿文章 更多>>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