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奧巴馬國情咨文看美國政治生態

發表時間︰2016/2/29   來源︰共識網   作者︰陳積敏
[導讀] 盡管奧巴馬總統強調美國經濟強勁增長,失業率降至新低,財政赤字率達到危機以來的最低水平,美國軍事力量全球無敵,超級大國的優勢地位無人撼動,但國內政治的黨派極化、中產階級的萎縮、貧富分化的嚴重、移民排斥情緒的膨脹、槍支暴力事件的迭起,這些問題似乎都在考驗美國
美國總統的國情咨文主要面向的是國內受眾,因此國內政策是其重點內容,而從國情咨文的內容來管窺美國政治也是一條有益的認識路徑。2016年1月12日,奧巴馬總統在國會發表了任內最後一份國情咨文,綜述當今世界的變革情勢,歷數執政以來的輝煌政績,展望未來的發展前景,以提振美國的士氣與戰略雄心。本次國情咨文共分為四個部分,即經濟、創新、領導力與政治結構,持續約1 個小時,描繪了一幅歷史與未來共存、夢想與現實交織的多維畫面,在感受壯懷激烈的同時,也難免對美國政治陷入的黨派纏斗怪圈唏噓不已。
  在經濟領域,奧巴馬總統強調美國經濟正處于強勁發展的狀態,無論是從經濟增速,還是從失業率,抑或是財政赤字方面均發映出這一點。據美國財政部1月13日公布的數據顯示,2015年美國預算赤字為2007年以來最低水平,且是連續第六年下降。在2015年結束時,美國預算赤字為4,780億美元,約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2.6%左右,低于一年前的4,880億美元,約合GDP的2.8%。奧巴馬總統不無自豪地表示︰“在全球範圍內,美國經濟是最為強大且堅固的。”他還不忘反駁那些唱衰美國的論調,指出“任何聲稱美國經濟正在衰落的說法都是在傳播虛構事實。”但是,他也認識到美國所出現的生產方式變革、規則制定權被各界大鱷壟斷以及社會不公平現象對獨有的美國式理念,即“任何努力工作的人都應當得到公平待遇”所帶來的挑戰。
  在創新領域,奧巴馬總統表示︰“探索精神存在于我們的基因里”,美國所取得的重大進步均源自于美國人的創新精神。他列舉了美國在互聯網、醫學研究、清潔能源、氣候變化等方面所取得重要進展。從其字里行間當中可以體味到,這種創新元素不僅為人類社會迎接挑戰準備了條件,而且也為美國在全球發揮領導力作用提供了支撐。
  在領導力領域,奧巴馬總統延續了此前的一貫論調,即強大的美國繼續領導世界。他信心滿滿地宣稱,美國是世界上最強大的國家,並且在演講中重復了三次“甚至沒有國家能夠望其項背”(It’s not even close)。奧巴馬表示,當世界各地發生重大事件而一籌莫展之時,各國將目光轉向的是美國,而不是中國或俄羅斯。當然,羅列外交成績清單是不可或缺的一個環節,例如巴黎氣候變化協議的簽訂、美古外交關系的恢復、伊核協議的達成等等。在奧巴馬總統看來,美國的領導力不是要充當世界警察,到處插手干預或親自沖鋒陷陣。美國的領導力是個綜合體,不僅在于武力的強大,也在于對美國優先事務的清晰判斷與界定,在于美國明智地使用武力,在于美國有選擇地介入國際或地區爭端,在于美國打造一個更加有力的同盟與伙伴網絡,在于美國榜樣的作用。
  在政治結構方面,奧巴馬總統表示,“更好的政治形態並不意味著意見始終統一”,而是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而相互妥協。借著發表國情咨文的機會,奧巴馬總統再次呼吁國會兩黨摒棄分歧,致力于合作,以便建設一個更為健康的政治氛圍。不過,奧巴馬總統的這一目標恐難以達成。從現場視頻來看,奧巴馬總統似乎不是在發表國情咨文,倒像是在給民主黨進行政策報告,自始至終共和黨人對于奧巴馬總統的演講基本上處于靜默狀態,從眾議院議長、共和黨人瑞安(Paul Ryan)到共和黨議員似乎並不在意奧巴馬說了什麼,而只是因為慣例而坐在那里。在整個演講過程中,瑞安僅有當奧巴馬在述及美國全球領導力這一節,在講到“我們的部隊是世界歷史上最精銳的戰斗力量”這句話時才做出了一定的反應,起立鼓掌。這似乎反映出美國兩黨在軍事力量的重要性上達成了共識,而在其他方面卻處于“涇渭分明”的狀態。
  不僅如此,從演講後的反映來看,兩黨態度也截然不同︰民主黨叫好,而共和黨不屑。例如民主黨總統競選人希拉里在其社交媒體上感謝奧巴馬7年來的貢獻,另一位民主黨總統參選人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 也在推特(Twitter)上說到︰“這是一次十分重要的演講。總統先生提醒我們,不要害怕改變,而是應該推動改變,並最終改善美國人的生活。”然而,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共和黨議員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卻認為奧巴馬提出的經濟願景無助于改善中產階級的狀況。實際上,美國中產階級的規模在過去七年里出現萎縮。南卡羅來納州州長黑利(Nikki Haley)認為,奧巴馬在施政過程中常常無法兌現他的遠大承諾。共和黨總統競選人特朗普則批評奧巴馬的演說“無聊、冗長,簡直不忍直視”。
  當然,奧巴馬總統此輪演講中歷數內政外交之成績,一方面是為了給自己的政治外交遺產作總結。某種程度上來說,這次演講是對“奧巴馬主義”進行全面的梳理、強調;另一方面也在于為民主黨選舉造勢,特別是他以含蓄的方式對處于領先地位的共和黨總統競選人特朗普對待穆斯林移民的極端言論予以指責這一點上更顯示出此種傾向。奧巴馬總統宣稱︰“世界敬重我們並非因為我們武力強大,而是因為我們的種族多樣性,因為我們的包容和對每種信仰的尊重……有的政治家侮辱穆斯林,有人肆意破壞清真寺,有孩童受到欺辱,這些都不會讓我們的國家更安全。我們美國人不應該是這樣的人。這種做法大錯特錯。它貶低了我們在世界眼中的形象,讓我們更難達成目標。而且它背離了美國的國家本質。”對此,共和黨自然不會買賬。但這似乎不是問題的全部原因。試想,去年此刻,奧巴馬發表國情咨文時,共和黨人的表現也是如出一轍。因此,它反映出的實質是美國黨派矛盾的深刻與固化。實際上,早在2008年奧巴馬總統大選獲勝後的演講中,他就呼吁兩黨摒棄分歧,通力合作,打破兩黨極化的政治怪圈。然而,數年之後,奧巴馬總統悵然發現,美國政治的黨派色彩不僅沒有緩和,反而更加嚴重,猶如痼疾一般難以祛除。他在本次演講中也坦承道︰“我在任期間的諸多遺憾之一,就是兩黨的積怨和懷疑並未減弱,而是變得更深。”當今時代,政治與經濟的互聯性,內政與外交的聯動性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狀態。內政不和非國家昌盛之象。奧巴馬總統也認為︰美國所憧憬的美好未來需要通過共同努力,需要“經過理性、且富有建設性的辯論”才能實現,而這一切皆取決于政治問題的解決。
投稿 打印文章 轉寄朋友 留言編輯 收藏文章

  期刊推薦
1/1
轉寄給朋友
朋友的昵稱:
朋友的郵件地址: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
郵件主題:
推薦理由:

寫信給編輯
標題:
內容:
您的昵稱:
您的郵件地址: